0D3kX500.jpg

在談正題前,我得先將自己從小對色彩的事給稍微提一下

一直以來,我對色彩展現了很遲鈍的反應.

倒不是那種色盲的無法辨識

應該說是這世界上的顏色太多太雜太廣

而當我想要認真地認出每一項顏色與他的真實名稱時

我慌了!除了基礎三原色外,其餘的真的好陌生啊

就像是國中時期由於港星鄭秀文帶起的咖啡色唇膏

我看別班那幾位愛打扮的女同學,白皙的臉蛋上總有一樣咖啡偏紅點綴其上

再加上青春的加持下,既便是穿著白衣藍褶裙,但那就是好看

我東施效顰地也跑到了當時青少年逛街一定會去的某間小舖

印泥大小透明蓋子各式各色唇膏通通丟在一塊,任君挑選

當時,一個顏色想帶她回家要50元

50元,也是我們中午訂便當的錢

為了加入別班那幾位天仙行列,我狠下心來不吃中飯啦,反正成了仙也用不著訂便當了,是吧!

站在小鋪子前,手中各抓了好幾個唇膏,怎麼看都找不到我要的顏色

在當時可沒試擦這等服務,我思考鄭秀文的唇膏與天仙門的顏色

去蕪存菁下,手捧著最後兩個來到大叔老闆跟前,問:

「老闆,你看這兩個哪一個才是深咖啡紅啊?」

老闆不說話,朝我掌中看了一會,抬起頭還是不說話,真令我急死了

好半晌,他才說:「我也不確定啊,還是你兩個都買回去擦不就好了」

真是個很好的提議,不過那就意味著我連續兩天都沒便當可吃了

好吧,反正成了天仙後何止一兩天不訂便當,可能就都不用了也是有可能的事情呢!

付了錢,喜孜孜的搭著101往和平島方向的公車

在武昌街下了車,歡喜地往家的方向衝去

邊跑還不時用手探進包內那兩個貴重的小唇膏

可是能讓我有可能位列仙班的神器啊!!!

隔日一到學校,位置在窗邊的我心思根本不在課堂上

下課聲一響,遠方走廊出現了兩位天仙的蹤影

胸口搋著兩樣法寶屁顛顛地攔住了天仙的路

我先讚美他們唇膏的顏色十分好看,可否也幫我看一下自己買的顏色是否正確呢?

一位天仙拿起我右手,輕輕放回,又看了旁邊另一只

最後她兩搖搖頭,笑說:這兩只都不是啊

我大驚:「怎麼可能,我可是挑了好久的!」

另一位天仙是本年級公認最美的,她淡淡地笑說:「你挑的這兩個一個是豆沙紅一個是棗紅.跟我們的的確是完全不一樣的.」

於是,我洩氣的....再也不想去管甚麼艷紅、豆沙紅等地鳥事

長大了,依舊如此

因對色彩的不敏銳,甚至發生過身上衣飾出現七種以上的顏色

這當然是不倫不類

最後,只好只穿黑或白,還必須向外宣稱我這是個性風

只是天曉得對於各種顏色的衣飾心裡仍是極愛慕的

不過,為了怕鬧笑話,是萬不肯再試了

雖然對挑選色彩仍抱著疑懼,心裡卻十分偏愛那花花綠綠的世界

隨著年紀增長,有一天我突然悟出了個道理:

越花的衣物越年輕穿越沒違和感啊,難道要五六十歲了還把小碎花往身上戴嗎?!

衣櫃這才開始色彩繽紛起來,黃的、橘的、綠的,我尤愛原色飽和的那種

若上衣是飽和色,那下身選白的最萬無一失

以上都是個人趨於保守的用色

直到看了紅樓夢才驚覺原來中國古代用色是如此大膽

簡直像馬諦斯的野獸派那般嘛!

 

 

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VxF 的頭像
VxF

VxF

VxF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